除了破坏性头条新闻,永利度假村的股东诉讼还将引发什么?

John L. Smith是博彩行业的获奖无数的明星撰稿人。

最近每当我写永利度假村(Wynn Resorts)的相关文章时,最后听起来总像是《大白鲨2》(Jaws 2)广告的配音。就像第一部《大白鲨》一样,只是没有那么吓人。开头是,“就在你以为回到水里会安全的时候……”

6月3日,一项声称违反内华达州法律的股东衍生诉讼在克拉克县地方法院提起,起诉永利度假村前董事长史蒂夫·永利(Steve Wynn)以及一长串的高管和律师,其中大多数已经不再与公司有关联。里诺的律师大卫·奥马拉(David O’Mara)代表股东丹尼斯·罗森(Dennis Rosen)提出了长达133页的诉讼。

集团丑闻经常会引发股东诉讼,因此提起诉讼这件事本身并不令人惊讶。尽管有大量被指控的不正当性行为和刻意隐瞒的丑陋细节,也不意味着它就会占上风。

但是,被告名单之长有点令人乍舌。除了永利本人,许多集团和个人律师,与前公司高管以及现任和前任董事会成员一起被列为被告。

正如一位资深的博彩行业观察家戏言的那样,要说谁没有在诉讼名单里可能更容易报道。

再者,考虑到丑闻的规模,这并不令人震惊;迄今为止,内华达州和马萨诸塞州的监管机构已经给予其5,500万美元罚款的当头棒喝。

但一被告的名字使得这起诉讼真正具有新闻价值,并可能给公司带来更多麻烦,因为公司正准备在马萨诸塞州埃弗雷特市开放价值26亿美元的新赌场度假村波士顿港安可酒店(Encore Boston Harbor)。说的就是永利度假村的首席执行官马特·马多克斯(Matt Maddox)。

马多克斯在马萨诸塞州博彩委员会(Massachusetts Gaming Commission)和内华达州博彩监管委员会(Nevada Gaming Control Board)针对永利的不正当性行为指控而展开的声势逼人的多方调查中幸存下来。其中包括支付给一位前度假村美甲师的750万美元。永利否认了与集团丑闻相关的一切不当行为,但这一丑闻将他驱逐离开世界最著名的赌场巨头之一。

马萨诸塞州官员已经对马多克斯处以50万美元的罚款。公司正努力将精力集中在日常运营和对埃弗雷特市的补充责任上。虽然最近的诉讼可能已经在预料中,但在这非常糟糕的时刻,确实让人心烦意乱。

当然,更糟的是,调查已经导致了监管机构的严肃处罚。公司和马多克斯都身负多项严厉的规定。

将一群厉害的律师列为被告,其中包括前内华达州博彩委员会成员弗兰克·施莱克(Frank Schreck),绝对会使法律程序进一步复杂化。当你被指控“违反信托责任、专业行为失当且渎职犯罪、浪费企业财产、协助和教唆违反信托责任、滥用控制权并不当得利”时,可以肯定地说,职场名声很可能会降到最低。

更复杂的是,马萨诸塞州的监管机构公开发布了一份尖刻的长达200页的调查报告,报告对永利自己的长期律师进行了严厉批评。调查报告中的一个片段在这份法律文件中尤其突出:“他们的保密工作使得博彩监管机构非常难以(若非不可能)通过惯用的监管手段发现这一潜在的负面消息,这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诚实的自我披露。”

诉讼中写道:“这是一个能够让史蒂夫·永利为其数十年来侵犯女性的错误行为负责的案件。史蒂夫·永利在永利度假村对女员工的性骚扰极其恶劣且由来已久。简而言之,永利先生利用他对女雇员的就业状况的控制权,利用这些女性需要在永利度假村工作以供养子女和家庭的心理,迫使她们在工作中与他进行性行为。”

“尤其恶劣的是,他的行为得到了辩护律师及本文件中提到的高管的积极协助和教唆——所有这些人都应承担更高的信托责任。这些律师和高管不仅对永利公开且臭名昭著的侵犯行为视而不见,还积极协助永利先生,帮助他组建和运营空壳公司来用钱打发受害妇女,且没有如实报告,从而使不当行为得以持续多年,让更多的妇女受害。”

我记得,《大白鲨2》没有第一部那么刺激。结果证明那只是一部劣质的翻拍,且还不是最后一部。

我们很快就会知道,永利度假村的股东诉讼是会在水中留下鲜血的真咬,还是只是一滩形式上的红墨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