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赌徒:确实是稀有品种

ID 92024075 © Pixs4u | Dreamstime.com

我们所有在赌博和博彩业工作的人都会看到许多自称是职业赌徒的人——这似乎是一个令人陶醉的职业,他们号称具备了强大的智慧、钢铁般的意志、广博的知识以及想不拘于单调乏味的“正常”工作的意愿。我敢肯定,我不是唯一一个对少数声称这是他们生活的群体持极端怀疑态度的人。

所有在赌场工作过的人都会听说过那个自称是职业赌桌玩家的家伙。我们都知道赌桌是不可能输的,除非是从优势打法到出千进行一系列连续部署,所以自然的想法是,任何声称靠赌桌谋生的人都很可能有他们不太愿多说的隐性收入。然而,每一个有扑克室的赌场,不管大小,都会有一两个人在里面谋生。你通常可以发现到他们-他们很少谈论自己的玩法(与无数会告诉小玩家该怎么玩的大嘴巴形成鲜明对比),他们非常谨慎地挑选他们的赌局,周末的现金赌局是热门首选,当然在伦敦以外的英国赌场,他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苦苦钻研。跟新手玩现金赌局是梦寐以求的机会,但比赛有不稳定性,现金赌局通常会被更厉害的玩家碾压,但如果你能让你的头脑(保持清醒),而你周围的所有人都(喝了多种酒精饮料)失去理智,那么你就可能会是赢家。

在线扑克职业游戏是我不太有资格谈论的事情,这显然比10年前要难得多得多。我认识一些人曾经在网上赚了很多,后来发现随着玩家数量增加,以及人们的认知增加,他们的优势逐渐削弱,被逼到墙角,无计可施。在单桌扑克比赛(Sit and Go)和在以前极易串通容易得手的“翻倍或全无”(Double or Nothing)游戏中对自动程序的严防死守,都是体现着现在的处境艰难。

经济学的一个基本原则是,如果有人获得了超常的利润,特别是在没有投入太多资金(或者在这种情况,不太费力)的前提下,那么新进入市场的人(以新玩家的姿态,致力于部署他们的情报)就将把那些利润竞争走。没有正常人现在还会试图从零开始成为职业扑克玩家,尽管大量赞助的出现可能让这行业梅开二度;如果你是一个足够有趣的人和足够好的玩家,你不需要能够赢得比赛,当然,从扑克中发财并不是一个增长行业。

体育博彩是下一个我们会找到更多职业玩家的领域。我在其他地方写过,目前美国和英国的体育博彩市场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异,非赌博利润的主要机会在于竞争力必然带来大量二级市场。通过有效的保理和限制策略,赢得体育博彩的一个关键元素很可能是“胡须”账户,即以他人名义开立尚未受到限制的账户。

赢得体育博彩的锦囊中有一个策略是及时获得资讯。这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你先于市场知道这位明星前锋在给他的狗洗澡时滑倒了,前交叉韧带撕裂,那么你会在下一场比赛中买他的对手赢,也很可能是冠军的竞争队伍,那你在赌局中很快就会领先。然而,在这个交换赌博的世界里,及时的资讯看起来更像是比其他赌徒早一秒意识到重要影响事件。“场边”这个词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它最初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是在主要的网球锦标赛上,比赛是现场直播的,所以当人们在家里看电视里的实况转播时,会有几秒钟的延迟,而这个时间已经足够让场边的人利用延迟来抢走 “懒”钱,在对手方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

最后,外面有很多职业体育博彩交易者,他们的思维更接近于外汇或期货交易者,而不是体育博彩赌徒。以几分之一秒为单位来衡量的赔率波动,以及对竞争对手细微之处的绝对全面的了解,会带来细微的优势,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优势不断叠加,就能带来优渥的生活。网球和板球是两项拥有大量职业交易员的运动,尽管有人认为,由于在比赛中几乎所有物质变量的建模相对容易,网球将成为第一个盈利能力降低的运动。例如,从游戏的角度来看,足球可以简化为一组合理可管理的统计数据,尽管在这场漂亮的比赛中,流动性是如此巨大,但一个微小的优势可能值很多钱。

尽管如此,所有这些潜在的职业道路都有同样的不足——它们依赖于现状。我见过一些扑克玩家,当他们发现他们连续三个月的失败是有差异的,而不能理解其差异让自己陷进了混乱中,而实际上地球仍然在转动,却没有人告诉他们。赚几年横财无疑感觉很爽,但是除非你赢得了明星运动员级别的钱,不然你结束五年的职业赌徒生涯后,你还要面对很长的人生。而且如果你回归到“正常”的生活,简历中可能会出现一片相当棘手的空白需要去解释。聪明的职业赌徒总是在寻找他们的下一个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