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综合度假村 – 第二篇(上)

我之前的两篇评论《为什么综合度假村在欧洲似乎行不通?》,重点关注融资问题。接下来这两部分评论将着眼于发展大型项目的政治和行政方面。

在政治和行政层面上,欧洲综合度假村缺失的原因相当明显:在欧洲得到建设综合度假村的许可非常非常困难。要使一个度假村能运作起来,需要那么多的零部件配合紧密;能够建造一个度假村简直是一个奇迹,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如此。

大型综合度假村,里面包含了赌场,一般会要求修改法律,且经常需要降低赌博税率。修改法律充满了困难。让政客们支持赌博倡议是特别困难的,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处。政治家会对选民们做出回应,或者至少对媒体告诉他们的选民的想法做出回应。在当今的经济体中,更多就业和税收的论调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共鸣,公众对未来美好时光的承诺越来越吹毛求疵。企业和政治家做出的承诺往往是不兑现的。公众对政治体制的信任度在现阶段是历史最低点。

所以新加坡需要两代领导人,李光耀(Lee Kuan-yew)和他的儿子李显龙(Lee Xien-loong)来推动立法才能建成两个世界上最成功的综合度假村,这一点也不奇怪。

当涉及到公众对赌博的看法时,我概括出来有三个规模大致相同的公众群体。第一组,即“反对者”,完全反对各种形式的赌博,尽管我怀疑有些人会买彩票,或者偶尔在国家障碍大赛(Grand National)、凯旋门大赛(the Arc de Triomphe)、肯塔基德比(Kentucky Derby)等大型马术赛事上下注。第二组是“中立者”,他们对赌博没有任何好或者不好的看法。第三组是“赌徒”,支持并喜欢赌博。挑战在于,反对者很积极,反对声音很大,有高度的组织性,并且可以说相当精通媒体之道。他们做得很好,知道如何使用社交媒体,获得播出时间和版面,并且擅长传递他们的信息。

相比之下,中立者和赌徒团体并不是太积极,因此动员任何人支持一项新的赌博倡议几乎是不可能的。利用媒体宣传不会使任何一个团体中的任何人突然变成赌博的布道者。因此,发起人只能就扩张、法律变更或诸如此类的问题进行辩论。这正是在日本一些城市所看到的。民调显示,只有大约30%的人口支持赌博,30%的人反对赌博,然而正是那些反对赌博的人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虽然正在努力获得必要的政治支持,以改变法律,发起人必须找到一个地点,然后选择度假村的土地。综合性度假村需要大面积且(如果可能的话)平坦的场地,因此如果发起人想要接近城市人口的话,将面临另一个挑战。

在欧洲,城市中心附近的土地所有权是分散的,因此要玩一场名为积累的游戏。上周,一块萝卜地以每平方米10欧元的价格出售,业主很开心能以20%的溢价出手;如果业主知道潜在的买家是赌场运营商的话,它将成为一个象征性的金矿, 10倍的价格他也不会卖。奇货可居并不少见。

再者,欧洲的赌博税率很高,减缓了大型赌场的发展。但是,赌场是综合度假村的引擎,在那里,投资的优异回报可以支撑度假村的其他元素。这些元素可能几乎赚不到钱,但如果度假村要有规模和质量来吸引远方的客人,它们是必不可少的。

未完待续,下周见。